位置:主页 > 申博戏剧 >月光如水/李自美

月光如水/李自美

李自美

那年中秋过后,我和夫去往老家打工。好在有亲友的关照,我们很快就安顿下来。租住的房子,和房东一个院子,只是房子很有些年头了,就连当时年过七旬的老房东,都不记得那房屋是何时所建。斑驳陆离的土墙壁,凹凸不平的地面,简陋硬实的土炕,让人心灰意冷。“这土坯屋,虽说看相不好,可冬暖夏凉。”房东的一番话,打消了我俩的顾虑,是啊,要饭岂能嫌孬好 ?于是就痛痛快快地住下来。

一晃春节到了。儘管省吃俭用,除去购买日用必需品,除去走亲戚的礼品费用,我们已是囊中羞涩。除夕晚上,我包好一盖垫饺子,整整齐齐地码好,用乾净白笼布盖好,放在饭桌上,準备年初一早上美美地享受年味儿。一觉醒来,整整一盖垫的饺子只剩下四个,白笼布依然乾乾净净,一尘不染。饺子那里去了?我满屋查看,不见其蹤迹。正在满腹疑惑的时候,老房东告诉我,饺子别找了,找也找不到,你过年,黄大仙也得过年啊!别声张,就算行善积德了。原来,由于老屋是土坯房,而且年代久远,经常有黄鼠狼出没。听了房东的话,我浑身起鸡皮疙瘩。为了生计,我们还是硬着头皮没搬家。

夜深人静,我辗转反侧,再也睡不着。想念千里之外的至亲,慨歎当下困苦的境遇,一股愁苦悲凉的情绪蔓延全身。那时,电话还未普及,联络只有靠鸿雁传书。在静谧的夜晚,每当思绪氾滥的时候,铺开信笺,让思念之情流淌在字里行间,然后,把这折叠的思绪邮寄给远方的亲人,聊以慰藉。那晚,我睁大眼睛,呆在无边的黑暗里。忽然,仿佛刹那间,土炕对面的墙壁上,出现一块圆圆的银白。那是月亮透过窗户投进来的光影。我悄悄从炕上爬起,循着光影 试图追寻天上的明月。想像着,挂在天空的那一轮皎洁的月亮,尽情挥洒光华;想像着,外面的天地,定是月光如水。天涯此时共明月。远方的亲人,当如我一样,无时不刻期盼着亲情的团圆吧。

凝望着这片拨动心弦的银白,眼睛里瞬间便有了亮色。这小小的月光,不仅给黑暗的老屋带来亮色,也映亮了以往所有的苦与痛,仿佛灰暗的心也变得明亮起来。月光如水,如一碗清彻的泉水,净化岁月的蒙尘,洗濯多日来无边的阴郁与愁苦。月光如水,更如生命中的美好和希望,即使际遇再坎坷暗淡,即使日子再穷困潦倒,它也总会于某个缝隙之间,悄悄潜入,让一颗心拥有温暖的亮色。

人生路上,总会遇到雨雪风霜,就像月有阴晴圆缺。无须月光朗照,哪怕只是一丝一缕,照进生命的黑暗,也足以让心如明月,纯净,亮堂。

即使岁月的年轮模糊了太多的细节,那个夜里,那片月光,已然深深地根植在记忆的土壤里,生根,发芽。其实,在乌云笼罩的日子里,日月的光辉也一直都在,在恰当的时候,它会冲破乌云,普照人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