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主页 > 经济新闻 >北方十月(组诗)/包玉平

北方十月(组诗)/包玉平

包玉平

◆落叶

曾经,隐藏

季节葱绿的秘密和纠结;

如今,该说出来的,说出来,

说给风和阳光,说给雀跃的小鸟——

当风的耳朵,伸过来,

你又驮着一个季节的沉思,

没回头,像战士的英灵,

飞向万物的心中。

你的背影,一闪而过,

让人看得轻盈,如同

一只翩飞的蝴蝶,飞落,

却砸疼了满目的田野,山坡。

◆秋雨

如果不是幻觉,

怎幺会到处生长荒芜的墓碑?

洗刷罪孽,更需要一场

倾盆大雨,或雨季。

云片,薄如一张兽皮,

洒落一地,失色的血滴;

每一滴长出针尖,

扎在失恋人的心上,一针又一针。

或许,是一次神灵刻骨的暮鼓,

敲响迷蒙的天空——

让一只鹰,放弃悬浮;

让翅膀,再次亲切拍响高空。

所有的裸露与隐藏,

无法躲避,最后的警示:

花朵,绽放罪孽,是否

只是为了眼球更加明亮?

◆方十北月

1.

该安静了。脚下铺满金黄,

却还在坚持过时的温情;

走到边缘,是否不堪回首?

草垛里,收藏春的梦想;

许多期盼,被秋虫低吟。

雨,被收起的雨伞挡在门后。

2.

池塘瘦削,裸露

残荷的骨骼与失去的蛙鸣;

淤泥,冒出谁的歎息?

泪水,被第一场霜雪刺疼;

谁失去了飞翔的机会?

落日的惋惜,无济于事。

3.

夜晚,沉思得到保鲜。

空濛的星空,渐渐长出羽翼;

流星,写出黑夜的光明与轨迹——

夜长梦多——

岁月的寒夜,在被窝里得以温暖,

翅膀,被叶子纷纷模仿——

◆暮秋

其实,是早该收穫,

可此刻,比冬日还要寒冷;

是的,残阳——

是枫叶上的,一滴血。

满地伤痛。叶子

在风中的一棵枫树下,

将所有往事,点燃——

是否在毁尸灭迹?

远方,那片桦树林,

免不了的一场雪,

或许,在途中?

迁徙鸟,留下千古岑寂。

前世今生,缘何而来?

终是一场别离,伤痛。

树干为何遍体鳞伤

——残阳,昏鸦,弯月?

◆暮秋的路

在送葬的队伍里——

有人,还在直立行走;

有人,却弓着腰前行;

路,如一条冻僵的蛇。

远处,有人还在田野里,

俯身捡拾,丢失的一粒果实。

岸上的老人,静坐垂钓往事。

流水,又漂过一枚叶子。

在曾经被丛林掩埋的小路上,

风,穿行如飞——

微凉的背影,在发黄的草尖上

划过蚯蚓般的闪电。

此刻,天,蓝到极致;

云,白如雪。谁还在

路边等待,等待

最后的,那一场冷雨?